《新闻眼》从法学院亚裔学生偏低谈起

  《新闻眼》从法学院亚裔学生偏低谈起前司法部助理部长李亮畴领衔的律师团队,代表黑人、西语裔与亚裔雇员,向知名服装品牌 Abercrombie & Fitch提起诉讼,该公司于2004年同意支佉4000万元和解。(美联社)

  前司法部助理部长李亮畴领衔的律师团队,代表黑人、西语裔与亚裔雇员,向知名服装品牌 Abercrombie & Fitch提起诉讼,该公司于2004年同意支佉4000万元和解。(美联社)时年22岁的余珍妮(左)代表亚裔雇员控诉知名服装品牌Abercrombie & Fitch。(美联社)

  时年22岁的余珍妮(左)代表亚裔雇员控诉知名服装品牌Abercrombie & Fitch。(美联社)对于亚裔学生离开校园之后的生涯规画发展,存于美国社会的刻板印象,似乎脱离不了「当医生」或「当律师」。然而,耶鲁大学法学院(Yale Law School)与美国「全国亚太律师协会」(National Asian Pacific American Bar Association)今夏共同发表的一项最新调查研究却显示,近年来亚裔学生进入法学院就读的人数,呈现了明显的下降趋势,这个问题更凸显了法律界内亚裔专业人士所面临的各种挑战。

  这项于7月初公布,题目为「法界的亚裔美国人写照」(A Portrait of Asian Americans in the Law)的调查研究指出,如果以族群做为分析指标,近几年来美国法学院新生人口当中,亚裔学生人数骤减现象,比其他族裔都来得严重。在2016年里,亚裔学生进入法学院就读的人数,更是创下过去20多年来的新低点。

  目前以律师为业的亚裔执业律师当中,研究人员发现,亚裔经常面临升迁不易,而且承受庞大心理压力,如此状况值得各界深入探究,以便寻求积极改善之道。

  这篇研究报导发布后,引起舆论热烈迴响。有网友在雅虎新闻(Yahoo News)留言版写道「亚裔很聪明,他们知道唸法学院是骗钱的」,也有网友认为,亚裔不唸法律的主要原因是「他们已经算出来了,大多数律师年薪不到9万元,但光是唸法学院却要花费超过12万元,更不用说那三年读书期间因此损失的工作收入。何况,现在律师真的一大堆。」另外,也有网友直指,不管是进入科技业或医界,都比法律界更有「钱途」。

  这项研究的共同执笔人之一、华裔大法官刘弘威(Goodwin Liu)对哈芬顿邮报(Huff Post)指出:「研究结果确实显示,亚裔族群投身法律界的成长趋势将面得缓慢,这个现象颇为令人忧心。」

  刘弘威进一步分析,越来越少亚裔民众愿意投身法律界,未来将出现现实后果。

  美国是由来自不同背景的民众所组成,不同背景也反映出不同的生活经验,造究丰富多元的大环境。他指出,亚裔族群从法界流失,将影响「如此大环境底下所做出的决策」。

  回顾亚裔族群在美国法界发展史,第一位获额美国律师资格的华裔人士,是1860年出生于广东香山的张康仁。他是1872年清朝首批留美幼童之一,后来进入耶鲁大学唸法律,1886年取得哥伦比亚大学法学士学位。那年,张康仁剪掉辫子,準备在纽约开始当律师,却因为1882年通过的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 )而无法如愿。

  他在1888年终于拿到律师执照,获准在纽约州法庭中执业,隔年更获得美国国务卿布莱恩(James G. Blaine)签署的美国公民护照,取得纽约州执业律师的完整资格。

  1890年,张康仁从美东转往美西,想在华侨人口众多的旧金山申请担任执业律师,却被加州法院拒绝。加州最高法院裁定,张康仁入籍证件属于非法发放,因此认定无效。虽然张康仁已于1926年过世,但来自北加州的一群法学院学生,2014年向加州律师公会提出追发律师执照给张康仁的要求。2015年3月,加州高等法院宣判,追授张康仁律师执照。

  距离张康仁年代的百余年后,披上律师袍的亚裔律师,虽然大环境条件已经改善许多,但仍充满不为外人道的苦楚。举例来说,美国过去30年的期间之内,以法律为业的亚裔人口虽然成长了四倍,但进入法学院就读亚裔新生,从2009年到2016年之间却足足减少了大约43%。

  相较之下,从2009年到2016年的这段期间,美国法学院新生总数减少了28%,白人新生下跌了34%,非洲裔新生则短少了14%,唯一出现逆势成长的是西语裔新生,人数增加了29%。

  对于导致这个现象的背后原因,这项研究的另一名共同执笔胡晓南(Xiaonan April Hu,音译)则表示,美国陷入经济萧条,可能对亚裔学生进入法学院就读的意愿造成冲击,因为大型律师事务所接受的暑期实习助理(summer associate)人数随之减少,这些律师事务所聘用正职员工的机会,同样也跟着缩编。

  胡晓南分析,或许在亚裔学生眼中看来,如今唸法律已经不再像从前那般,可以视同日后收入稳定的保证。

  刘弘威表示,越来越少亚裔学生进入法学院就读,衰退状况虽还不至于能用可怕来形容,却让人不免担忧。他指出,亚裔是目前美国社会成长最为迅速的族群,不管是在法律界或其他领域,人口组成应该要能同步反映社会人口的真实结构,才会有较高的公信力。

  他也表示,如同其他行列的领域一样,法界专业人士如果能有多元背景,有着各种不同的观点立场,在讨论与歧视有关的政策时,才将会是比较有利的。他举例说,如果当年美国在二战期间要讨论拘留日裔美国人的问题时,「如果会议上有亚裔美国人在座的话,后果会是怎样?」

  对于美国法界「竹子天花板」(bamboo ceiling)的问题,研究人员在这份调查中也做了深入探讨。「竹子天花板」是指美国亚裔人才在职场面临的种族偏见与升迁障碍。

  研究人员统计发现,在全美最顶尖的法学院毕业生当中,亚裔学生占了10.3%,不过这些优秀的亚裔法学院毕业生,能够挤入全国最知名的大型律师事务所中担任高层主管的幸运儿,却是少之又少。相较于其他族裔,在全美规模最大的律师事务所管理阶层当中,亚裔主管的比例非常稀少,而在去年共计94位美国联邦检察官当中,竟然只有三人是亚裔身份。

  另外,截至2014年为止,全美各地经选举产生的地区检察官当中,仅四人为亚裔。在所有联邦法院法官当中,亚裔法官大约只有3%,亚裔在联邦法院法官助理(law clerks)当中则占6%;全美各州法院当中,亚裔法官更只有区区2%而已,亚裔在州级法院法官助理中则占4%。

  相较之下,全美排名前30名法学院当中,约58%毕业生为白人,但却在联邦法院法律职务当中占有高达82%的比例,所有州级法院法律职务也有80%是白人。

  根据统计,目前全美执业律师当中,亚裔约占5%。研究人员透过访查发现,许多亚裔法界人士坦承,法界确实存在明显的种族偏见以及刻板印象,导致升迁遭到层层阻碍。胡晓南分析,调查当中许多受访者指出,一般而言亚裔被认为勤奋努力、认真负责、逻辑清楚、体贴周到而且沉默寡言,这些刻板印象从长远的角度来看,却成了在法界工作的负面累赘,因为在这一行当中,诉讼律师必须具备「谋定而后动的攻击性」个人特质,才会比较吃香,比较受欢迎。

  胡晓南举例说,身为一名亚裔诉讼律师,儘管个性并非消极,也不是墨守成规,「但别人对你的成见就是这个样子的,如何去克服这个问题,是今日身为亚太裔(AAPI)律师必须面对的挑战。」她表示,亚裔向来被喻为少数族裔的模範生,但这种刻板观念与一般民众挑律师时想要寻找的类型,却刚好是相反的。

  对于就读法律之后的生涯规画,这项调查研究发现,打算法学院毕业之后寻求政府公职或从政的亚裔学生,比例相当少。如果以不同族裔背景进一步区分,唸法律是为了日后想进入美国政府机关任职或从政的菲律宾裔美国人(11%)与印度裔美国人(5%),明显超过了日裔美国人(2%)或韩裔美国人(3%)。

  河滨加州大学政治系教授拉马克瑞许南(Karthick Ramakrishnan)指出,这项统计结果并不是意味着菲律宾裔或印度裔对于担任公职与从政较有兴趣,而是反映出这两个族群对于公职与从政「较不排斥」。

  马克瑞许南接受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访问时指出,对菲律宾裔美国人来说,在加州与夏威夷州的州政府与地方政府当中,通常有不错的升迁发展,因为他们在当地人口众多,侨社历史也相对悠久;印度裔美国人到美国立足的时间则相对较晚,大多是在过去20年才开始茁壮,这代表着他们并不期望考虑从政,但由于印度裔对民主较有经验,英语熟练度也较高,因此他们对于政治的参与度,在亚裔族群当中也比较高。

  研究人员透过实际访查也发现,对唸法律的亚裔学生来说,在法律界很难找到导师级的亚裔良师益友前辈,想找同为亚裔的联络对象也不容易,而且亚裔通常不擅社交,在职场想要更上一层楼,难免形成困难。这项研究指出,若论担任律师所需要具备的各种资格条件,亚裔通常被认为「硬技能」(hard skills)毫无问题,却缺乏属于沟通、融入群体以及交际层面的许多「软技能」(soft skills)。

  胡晓南便指出,绝大多数亚裔美国人所出身的家庭,家长都不是担任律师,因此首开先例踏入法界的第一代亚裔律师,职业生涯所碰到的各种跌跌撞撞,以及建立人际脉络的过程,格外辛苦。

  从心理层面来看,这项研究发现,在所有法律界专业人士当中,亚裔律师出现焦虑(72%)、忧郁(52%)以及恐慌发作(23%)的比率,与其他族裔律师相比之下偏高,而且坦承自己有精神状况的亚裔律师当中,逾半数不曾因为自己的心理健康问题寻求医师协助。胡晓南推测,导致亚裔律师心理压力沉重的主因,只能与在职场上原地踏步以及遭受歧视有关,但有待未来更多进一步研究,探讨亚裔律师压力沉重的真正主因。

  透过这项研究结果,研究团队人员希望雇主能检视存在于自己潜意识当中的种族偏见,然后创造出对亚裔更友善的环境,让法界里的亚裔专业人士能有适当管道得以畅所欲言,发挥所长。

  加州最高法院法官刘弘威是杰出的华裔司法从业人员。(美联社)加州最高法院法官刘弘威的法学成就十分杰出。(美联社)在1932年的资料照片里,一个着名案件的陪审团里就有两名华裔。(美联社)华裔张康仁早在1890年就申请成为律师,但未如愿。(网路图片)